中国古代四大美女之四《羞花.聆听玉环》作者:周国平 go on朗诵


当一曲仙乐升起的时候,我还在梦中,当叶子上的露珠与星光相接时,我还在思绪的飘渺里。 今夜的风笛,在我的耳边彻夜不停地吹起,永不止符地律动。一袭薄纱,将临秋的落花轻轻挽起,将深红的颜色揽在了怀中。 是谁,今夜的到访,将一个君王与弱女的爱情故事遥遥传递?月华如水,宛如唐明皇与杨贵妃那旷世的情殇。秋凉似雪,仿佛马嵬坡上那悬别的一吻。 许多年过去了,青草的枯荣,将岁月的尘埃抹得一如往昔;红花又绽,将一寸悸动的柔心带至今朝。   我在一个更远的年代里,把爱情的伤痛深埋,但却无法让那远古的歌声消弭、让那远古的灵舞停息。 杨玉环,你既是旷世的红颜,又为何成了亘古的香魂?你既集三千宠爱于一身,又为何让那一滴情泪凝成寒冰?天地已老,红颜更红!华清池的水漫过了滚滚的红尘,骊山的花映红了朗郎的天宇。   玉环,我今夜的酒杯空对着明月,我今夜的瑶琴束之于流水。我已经与现实无关了,我的生命早已穿透了时空,我的灵魂早已抵达你的故乡!

中国古代四大美女之三《闭月.月影貂婵》作者:周国平 go on朗诵

皓月当空,天地已哑。露珠在翠叶上滚动,轻轻的、轻轻的,宛如无声的雷鸣。而此刻,我的眼中已噙满泪多少年又是多少年啊,一个传说为何如此的永恒?我依稀能看到你的容颜,我仿佛能听到你的歌声!我在祖先沉睡的大地上,我在岁月流逝的虚空里,就像月光一样,完成了一次又一次由此及彼的移栖。 然而,我却不能将我的悲伤告诉你,我也不能将我的情愫带到你的身边。你是一个美丽的侧影,你是一幅绝伦的图画。你留下了一个永不易朽的名字:貂婵!英雄已去,誓言不改!儿女情长,宛在天地的中央。究竟是什么让我如此的怀想?究竟是什么让我长久的迷茫?此刻,我的胸中已结满了秋天的诗句,我的额头已撞击出空旷的回声。貂婵,请将你衣袖上的泪水洒落到地上,请将你秀发间的落花轻拂于空中。无论过去了多少岁月,无论时光怎样的流转,总会有人在歌声中让你还乡,总会有人在琴音里让你不再忧伤!我不是你的第一位造访者,我更不是你最后一位凝望你的人。你的一切,都已经成为了一个遥远的传说,你的一切,都已经化为了一滴永恒的泪珠!

中国古代四大美女之二《落雁.回望昭君》go on 朗诵 作者 周国平


  很久了,夜,也深了!毡房里的灯火还在明明灭灭,诗句已不再有声,琵琶亦已沉寂。只有塞北的风仍在一个劲儿地吹着……  乳名轻唤,故乡已远。从长安到塞北,一路的车辙,一路的黄沙。与你一路走来的,究竟是风?还是雪?若有花朵在绽放,若有星光像梦一样飞,就有思念在心头,就有苦难在怀中!  今夜,又是一个山高水长的阻隔,又是一段泪水模糊的时光。昭君啊,你的书卷为什么总是要由后人来替你打开,你的呐喊为什么总是要由历史来替你结束?  在家乡向阳的山坡上,青藤和红花记住了你的罗裙和面容。你是新娘,也是母亲,你是月光,也是水。  如无使命,你便不是昭君,如无亲情,你便不是母亲!你已别无选择,就像今夜的千里月明,就像天涯的楼头落日,一样的苍茫、一样的无奈!昭君啊,看着我墙壁上的这幅无声的图画,听着远古传来的阵阵叹渭,我又一次想起了你。没有马车可以去找寻,没有斗篷可以去御风,只有…..只有今夜的星光在大地上自由地飞升,在我的心上美丽而又动人地闪耀。

闭月.月影貂婵 撰文:周国平 朗诵:琢玉(又名明月千心)

皓月当空,天地已哑。

露珠在翠叶上滚动,轻轻的、轻轻的,宛如无声的雷鸣。

而此刻,我的眼中已噙满泪水!多少年又是多少年啊,一个传说为何如此的永恒?
   我依稀能看到你的容颜,我仿佛能听到你的歌声!

我在祖先沉睡的大地上,我在岁月流逝的虚空里,就像月光一样,完成了一次又一次由此及彼的移栖。
   然而,我却不能将我的悲伤告诉你,我也不能将我的情愫带到你的身边。

你是一个美丽的侧影,你是一幅绝伦的图画。

你留下了一个永不易朽的名字:貂婵!
   英雄已去,誓言不改!儿女情长,宛在天地的中央。
   究竟是什么让我如此的怀想?究竟是什么让我长久的迷茫?此刻,我的胸中已结满了秋天的诗句,我的额头已撞击出空旷的回声。
   貂婵,请将你衣袖上的泪水洒落到地上,请将你秀发间的落花轻拂于空中。
   无论过去了多少岁月,无论时光怎样的流转,总会有人在歌声中让你还乡,总会有人在琴音里让你不再忧伤!
   我不是你的第一位造访者,我更不是最后一位凝望你的人。你的一切,都已经成为了一个遥远的传说,你的一切,都已经化为了一滴永恒的泪珠。

Go on朗诵_枫林主人《爱已成海》散文

《爱已成海》

下载
作者:枫林主人
朗诵:Go on

在某个夏日的午后
我已忘了哪一年
只记得溶溶的流水
芳草际天
或许有
盈盈的青柳
嘶嘶的鸣蝉

在那个夏日的午后
我已是忘了哪一天
只记得梦里的花海
碧成两岸
或许是
那扇窗子从没有打开
我站在阁楼对面的树阴下
遥遥无言

远方的白杨翠色正浓
浓得看不清路上的邮差
鬼黠的风儿
也只忙着掠起金黄的麦田

七月的河水
有没有漫过那座木桥
谁替我打听摆渡的人
最后是否捎去了那年的信件

一生有无数的话
才出口就被世俗拿走了原义
我不如沉默在无声的经年
一生有多少往事
才发生又被繁华续添
我甘愿静守于流光的暗换

当斜阳洒在一世相依的肩头
天边的片片帆影
正是那个夏日的前夜
我写过的手笺
爱情多像腾滚翻飞的云鸥
从不离的太近
也不会离的太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