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破碎(有声美文)作者:玄武 改编、朗读:左旗

 

点击下载
作者:玄武 改编、朗读:左旗
有一年,当我发现所有形式的文字都在我眼前剧烈晃动,变得模糊、腐烂、面目可憎的时候。我决定扔开书本,离开上班下班和回家的路,辗转他乡。这一天,就到了岳阳。我在春天的岳阳街上行走。初来时这里浓郁的小城气息让我倍感亲切。我记得在一条并不宽大的小河里游过泳,还在夜里捉过萤火虫。然而,憎恶却也慢慢地从这亲切中滋生出来。我和工商局的人讨价还价,我和公安局的人讨价还价,我还和住在那栋小楼里的房东老太太讨价还价。我在春天的岳阳街上行走,时常有一种强烈的不真实感:我怎么会在这儿呢?

有一天,雨开始无昼无夜、无休无止地落下来,而洞庭湖就映在了眼前。登上.去君山的小船,我竟然有些害怕。我没有想到洞庭湖是如此的辽阔,浑浊的水动荡着,不可或歇。它更像是北方的大泽,而不应该在湘地。事实上,我迷恋的也正是它原来的名字:云梦泽。

我得承认我是迷信的,甚至有着致命的宿命感,有着对水的恐惧和迷恋。时值春末夏初,我想起了屈原的慨叹“洞庭波兮木叶下”;也想起了苏轼在洞庭深夜所看到的荒败景象;还想起了柳毅,一个怀才不遇者在洞庭与自然神的交流;想起了水面上破碎的明月,以及漂浮的峨冠。

我身边的同行人开心地笑着。她不知道我在想什么,我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一个月后,我回到了故乡,不久,我在电视上看到洞庭湖洪水泛滥。有传言说:为保武汉,有可能将洞庭炸开,牺牲岳阳。如果真是那样,那我曾经走过、曾经居住过的地方,将永远成为洞庭的水底了。

此刻,我似乎是在回忆着梦境,一切都像水中破碎的月光,呈现出飘浮的状态。那一幕幕的场景,真的发生过吗。

我看到我的父亲,我在长沙的车站送他。我听到他自嘲般地说,这么多年没出过门了,在车站看到这么多人,好像还有点怕呢。

我看到我的女儿,她两岁。我牵着她的手,在夜间走过一所空荡荡的楼房,灯惨淡地照着,楼道拐了一个弯又一个弯,似乎永远没有尽头。

七年过去了。我的女儿昨天说,爸爸,我梦见你带我走过一座楼,里面的走廊一直走不到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