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on朗诵《轻寒》

独坐窗前,剪一段诗句,点亮今晚的月光。截竹为笛,为箫,为这凡尘你最想倾听的声音,静静地流淌。今夜,千里之外,谁会乘风而来,靠近并且聆听?

汴水流,泗水流,流到瓜洲古渡头。吴山点点愁。

思悠悠,恨悠悠,恨到归时方始休。月明人倚楼。

等了千年,盼了千年,梦了千年,爱了千年,怨了也千年……

今夜,有暗香浮动,音乐如水,月色似帛,相思若锦。弱水三千,谁还会只取一瓢饮?只有那渡口的古柳,风雨千年,依旧挺立成遥望的姿态。

斯时斯人斯境,谁曾想将岁月悬挂成飘摇的伤痕,然后再苦苦寻求一种安然的坠落?谁经年的目光依然如柳丝,看得清别人,却读不懂自己,还怎么留得住渐行渐远的背影?

当月光侧身穿过,雨后的小巷潮湿地缄默着。用时间的久来丈量思念的长,再苦,心也绽放成一朵花的姿态,只要还爱着,并且——被爱。

假如没有了梦,谁去安抚你清贫的诗心?

黑暗中有一个微笑朝你走来,今夜便可以无月,无风,无星辰,无愁雨。

梦里,惟有早春的花香,是一辈子的承诺。